影像西部网

 找回密码
 实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王平
查看: 33|回复: 2

[访谈] 拓荒精神 薪火相传 从基建兵到摄影家之外柔内刚的刘对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6 14: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拓荒精神 薪火相传】参展摄影师系列专访:
从基建兵到外柔内刚的摄影家——刘对现
撰文:深圳拓荒史研究会 杨彬     供图:王雪峰

撰文 撰文
影像西部网=深圳民俗摄影学会换届2.jpg
深圳市民俗摄影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刘对现

       采访刘对现之前,对他几乎没有了解。唯一的一次见面,是在专访前一周的“拓荒精神薪火相传”的主题摄影展开幕式上。
       刘对现作为参展嘉宾来到了开幕式现场,我一边在忙着给会场拍照,一边留意着他跟战友们寒暄,想找个空挡和他搭话,好约他做个专访。偶尔望去,他身着许多摄影师都喜欢穿的灰色摄影马夹,身材中等,有些壮,眼睛不是很大,眯眯的总带着笑意。凭我多年当记者接触人多的经验,他应该属于很随和很好说话的那一类人,因为他总是笑呵呵地跟人点头,聊天,过程中脸上始终带着谦逊的微笑。最后终于找到个机会,跟他搭上了讪。果然很好沟通,他一点架子也没有,对我这个小众媒体的记者也很客气,很快地互留了电话,约好近期对他进行专访。短短2分钟,效率奇快。
144510ebjkk0jqsk42067z.jpg
刘对现(右二)与其他四位摄影展作者
      【初见印象:他是一个很容易接触,会主动配合的采访对象】
       按照约定的时间,坐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找到了深圳民俗摄影学会,刘对现是这里的会长。这段时间里他就在办公室里等着我,还不时地发些单位周边的照片,告诉我怎么走才能找到他那里,还问了我的全名和电话号码。因为搭公交用的时间比较长,让他等我,心里过意不去,就回复些道歉的话,麻烦他多等些时间。刘对现反而用很理解和包容的语气告诉我:“我反正没事,你别急,我就在办公室等你。”
       怕我找不到他的办公室,刘对现特意跑出来迎接我,一脸憨厚的笑容。他领着我刚走进学会的大门我就眼前一亮,原来他在办公室正中的显示器上,特意用红底打上了几个字,欢迎我来采访他。我知道,虽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但体现的却是他对我所在单位——深圳市拓荒史研究会的重视与尊重。我也明白了刚才在路上他问我全名的用意。深深领会了他的细心和善意。在外面采访多年,受到这样“高级别”的待遇还是第一次。心里想着一定要做好这次采访,否则对不起这位摄影家的这份心意。
       一打开话匣子,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刘对现虽然是一位资深摄影家,但是没有一点架子。只要我起个话题,不需过多引导,他就会非常配合地沿着话题一路说下去,没有遮遮掩掩,也没有不耐烦。
影像西部网=工程部转业纪念展 花絮.jpg
刘对现与出席开幕式的老首长及战友王胜文(右)合影
     【闪婚和“闪离”】
       刘对现,生于1958年1月,老家是陕西临潼。1976年18岁时入伍到基建工程兵一团。1981年12月26日随部队来到深圳。刘对现对这个日子记忆的非常深刻,因为这个日子也是他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
       开赴深圳的消息,刘对现是临出发前几天才接到的。“当时就是一个兵,让干啥就干啥,但我得回家看看父母。”因为不知道这次随部队到深圳要驻留多久,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刘对现特意回趟家去看望父母。“因为自己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就想相个对象,留在家里替我照顾父母。当时当兵的身份还是挺抢手的,姐夫知道这个消息,就马上把自己一个亲戚家的妹妹介绍给了我。”当时时间非常紧,俩人匆匆见了一面也没说几句话就算相亲了。“没想到3天后,姐夫就把我们的结婚证给领了回来,第二天我就回到部队,随部队南下深圳了。”“当时连手都没有牵过,就这么结婚了。后来她一直照顾我的父母,对我也很好,我们就一直走到了现在。”短短的4天时间里,刘对现实现了“闪婚”和“闪离”。当然这个“闪离”不是离婚的意思,而是地域上的分离。
      【难忘的奔赴深圳】
       在刘对现的记忆里,他是在1981年12月26日随部队从鞍山出发,一直到1982年的元月7日才到达深圳,总共历时13天。“出发时鞍山的温度是零下26度,大家都穿着棉袄棉裤,棉帽子棉皮鞋。坐的是闷罐火车,一节车厢一个排,40个人。到广东时气温是零上15度,一路上冷一阵热一阵,在半路上的兵站休整时,当地的老百姓看我们的穿着都觉得很奇怪,当时年轻就是觉得好玩。”
       刚从冰天雪地的东北来到温暖如春的深圳,刘对现”感觉很好”“这里的温度也好,树上还开着花,虽然驻地很简陋,但是旁边有条水沟,终于可以冲凉了,开心死了。”可很快刘对现就发觉,这里也不全是“好东西”。“老实说,当时这里很苦的。住的是草棚子,蚊子又大又多,晚上上厕所要拿着芭蕉叶当扇子,一边上厕所,一边扇扇子,不然就会叮一屁股的包。”“当时我是做瓦匠,我们一个排一晚上要卸60吨水泥。当时年轻不懂事,嫌内裤闷热,还要清洗,就不穿内裤,结果被水泥把大腿都给糊住了,再加上汗水浸着,晚上回去脱下裤子一检查,大腿内测全部都烧烂了。”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刘对现丝毫没有想到过退却。“在部队就是命令如山倒,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就是靠这种军人特有的品质和刘对现自己的狠劲,他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工作技能上也不断得到提高。“我真挺感谢这段当兵的经历,她让我掌握了很多工作技能,我当时是做学着做瓦工,3年后我就’把角’(盖楼时,负责在楼的顶角施工,掌控楼房的垂直和平直,在当时算是瓦工里的技术工种)了。”
       就这样,刘对现凭着自己在部队里培养出来的军人品质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他先后参加了当时的电子大厦的装修、电子厂厂房、爱华电子大厦等工程的施工。
影像西部网=会见贵州三都副县长欧永华5.jpg
刘对现向前来学会办公室访问的贵州三都水族自治县常委、副县长欧永华介绍文化帮扶情况
      【不信邪,一个农民出身的基建兵就要学摄影
       刘对现是在部队开始学习摄影的,但他不是因为职业的需要,当时他从事的工作跟摄影没有一点关系,他走上摄影的艺术之路,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爱好。
       1978年年底,刘对现当时还是在鞍山部队,攒了半年的津贴,买了一部国产红梅120相机和胶卷。“当时是贵族或者是专职人员才玩摄影,我啥也不懂,自己又没那么多钱买设备,只好人家玩大的,我玩小的,人家玩洋的,我玩土的。”
       刚开始刘对现对摄影一窍不通,他就是凭着一股狠劲。节假日时白天照相,晚上自己学着冲洗胶卷。连队没有暗房,他就找个存放水泥的工棚。用盖水泥的苫布当支撑物盖成了一个暗房。“钻到帆布里面趴在地上试着冲胶卷、洗印照片,竟然也冲洗出了一些有影有像的照片,高兴得心花怒放……”
       1983年,刘对现随部队集体转业,在深圳市一建公司工作。因为喜爱摄影,198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转到了深圳市摄影学会。刚来时没有工资,他就在学会旁边办个摄影服务部,做点小生意,自己给自己发工资。可由于不懂专业技术,刚开始就赔了。“由于修理技术不精,把一位客户的照相机修坏了。有人挖苦地说:‘一个基建工程兵的大兵只能握镐拿锹修马路、建房子,搞摄影你恐怕入错了行……’”这句话反而刺激出了刘对现的犟牛劲。他回答说:“我就是要搞摄影艺术,摄影这一行我干定了,摄影学会我待定了!” 从那以后,他到处寻找购买摄影书,虚心向专家们学习,腿勤眼勤嘴勤,慢慢地摸索提高摄影技术。1988年深圳举办荔枝节,他用“多次曝光法”拍摄烟花,获得了“最佳摄影奖”,其他参赛的摄影师都不相信是他拍出来的,以为是后期合成的照片,刘对现拿出了自己的底片作证明,才让大家终于相信了这个当过基建工程兵的摄影师真的拍出了高水准的照片。
       刘对现拍的照片得到了行内人的认可,许多朋友和单位就请他去帮忙拍照,很多都是义务的。只要时间允许,他总是不忍推脱。多年下来,他攒下的参加各种活动的摄影证件就有几千个。“人家看得起咱,才请咱去帮忙。”
       在的刘对现还是要带着自己的相机,四处拍摄。但主要的精神却放在了团结学会的会友,为更多的摄影爱好者服务上。他和他的学会,多次承担深圳市政府各部门拍摄深圳图片的任务。现在他存留的照片数量可以用“海量”来形容,光是4T、2T的光盘就有200多个,成了一个记录深圳城市变迁的图片数据库。“现在很多媒体在报道深圳时都会到我这找照片。我要把有关深圳变化的景象都拍下来,继续见证大特区的发展变化。”
第六届中国慈展会新闻中心合影.jpg
刘对现(左起七)与承接第六届慈展会摄影任务的学会会员合影留念(自拍)
      【刚柔相济,内刚外柔,本色刘对现
        结束了采访,我试着对刘对现的性格做一个总结,但他经历比较多,工作的地点多,从事的工种比较复杂,一时难以准确地去做标注,直到我想到了“刚柔相济,外柔内刚”这句话。
       刘对现的性格中有柔的一面,他把这一面展现在外,那是他的善良,善意,善解人意。他用这一面去与人交往,让人觉得他易于交往,喜欢与他交往。
       刘对现还有刚的一面,他将这一面朝向内在,朝向自己。对待工作、对待事业、对待自己的理想他一丝不苟,要求自己严格,做事严谨。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比较适当地概括他留给我的印象。







(编辑 贡嘎尼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